free789免费建站网
 

[新闻会客厅]孙雁:八零后的女闪客

本文发布于2007-07-03 20:05:27,浏览1457次,好评(0个)投一票
在Flash江湖中,“哎呀呀”是个响当当的人物,是网上当之无愧的骨灰级美女“闪客”。如今,26岁的她领着十几个人,在动漫行业大展拳脚。这十几个人不叫她“老板”,也不叫她的名字孙雁,而叫她的网名“哎呀呀”。作为动漫行业的从业者,他们知道,“哎呀呀”3个字,远比孙雁要响亮得多。
她是“闪林四大天王”唯一的一位女性,是网上当之无愧的元老级美女“闪客”。她创立的个人网站被相关媒体评为全国最佳资讯网站。八十年代出生的孙雁领着着一个“80后”团队,创立了哎呀呀网络科技公司,在动漫行业大展拳脚。而她边玩边成功的创业理念在同龄人当中也引起了相当的共鸣。
这期节目,我们带你一同认识这个美女闪客——孙雁。
详细内容:
李小萌: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新闻会客厅》五一特别节目。说到工作,我们肯定会想工作和兴趣是什么关系,工作和娱乐是什么关系,如果一个人能把自己的工作、兴趣和玩结合在一起,又找到一份事业的话,这个人就相当幸运。今天我们节目的主人公,她的口号就是如果玩得不好,可能会丧志,如果玩好了,自然会找到一份事业。我们先来了解她。
短片一:
在Flashd的江湖中,“哎呀呀”是个响当当的人物,相对于真名孙雁来说, “哎呀呀”这三个字的分量在被称为闪林的网络动画设计圈儿里可以说得上是举足轻重,她是“闪林四大天王”唯一的一位女性,是网上当之无愧的元老级美女“闪客”。她创立的个人网站被相关媒体评为全国最佳资讯网站。
八十年代出生的孙雁领着着一个“80后”团队,创立了哎呀呀网络科技公司,在动漫行业大展拳脚。而她边玩边成功的创业理念在同龄人当中也引起了相当的共鸣
李小萌:今天我们请到的就是相当年轻的孙雁,哎呀呀,有请她。你好,请坐。他们跟你年龄都差不多,你的这个“哎呀呀”的名字,它的来历是什么?
孙 雁:其实很多人问过我这个问题,但是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来历,只是在最早刚刚上网的时候,随便起的吧。
李小萌:现在叫你孙雁习惯,还是叫你哎呀呀更习惯?
孙 雁:当然是哎呀呀,因为很少有人叫我孙雁,哪怕我的客户都叫我哎呀呀。
李小萌:就成了一个品牌了是不是?
孙 雁:对,其实有时候还是会觉得这个名字可能有点稚嫩了一些。
李小萌:可能一上来得先给不经常上网的人解释一下,flash是个什么东西?
孙 雁:flash是一个矢量的,能够制作动画的一个软件,如果这样讲可以更加通俗一些。
李小萌:制作flash的人现在通常被称作是?
孙 雁:大部分人都会被称作为闪客,但是这两年可能更多会说是互动多媒体设计师,一个新媒体的一个行业。
李小萌:你最初的时候是怎么了解flash,然后喜欢它的呢?
孙 雁:最初也是从一些网站上面看到,因为2000年的时候flash的应用面很窄,因为基本上那时候都是级富动画的天下,flash应用很少,也只是无意间看到这个东西,觉得挺好玩的,就去学习了。
李小萌:你开始对flash感兴趣的时候还是很早,那个时候在国内要想找到相关的软件或者是学习的材料,容易吗?
孙 雁:当年应该说没有任何材料,也只是凭着好玩、兴趣,所以是看它的纯英文的帮助,其实我本身英文也不是特别好,当时就拿一些翻译软件,慢慢翻,但还是比较幸运,因为这个软件上手还是蛮容易的。
李小萌:这个flash好玩在哪儿?你一下就着迷了?
孙 雁:它可以表达你的一些情绪,就像现在比较流行DV拍摄,但是当年可能没有这个条件,flash就是一种表达你情绪,可以让别人看到你在想什么的一个工具吧,就觉得会特别有意思,你把自己一些想法用flash表达出来,放在网上会有很多人看,很多人会来谈论你,然后你就会觉得可能会有一种被认同感,一个被关注的一个感觉吧。
您现在看到的这个片子是7年前通过网络动画来演绎经典歌曲的一个代表作品,现在看来似乎有些过于粗陋简单,但是在多年前网络动化诞生的最初,这条片子可是具有相当知名度,这个片子的作者是哎呀呀。
也正是这条片子奠定了哎呀呀在flash江湖中的最初地位,之后,在电脑前的粉丝们还没搞清楚哎呀呀确切性别的情况下,美女闪客哎呀呀就这样在这个几乎完全被男性垄断的网络新兴行业中横空出世了。更为难得的是,在经历此后多年网络动漫行业的市场沉浮之后,她战胜无数设计界的同行,成为这个领域中为数不多的幸存者。
李小萌:那个flash,说实在的,现在看觉得那是一个特别简单的作品。
孙 雁:但是在当年的时候没有人尝试拿未图去做flash,应该说当年是第一个拿未图去制作flash,因为之前可能大家因为本身做flash初期接触到的人都是以程序为主,美工都会很差,他们大部分都画得特别糟糕,特别难看的那种,我自己本身也不是特别擅长绘画,当时就想到了拿未图去制作,因为之前没有人尝试过去制作,效果特别好,所以关注度会比较高一些。
李小萌:未图是什么?
孙 雁:未图就是照片性质的东西。
李小萌:我看就是把一些张信哲的照片和一些背景叠加在一起了,就做成了一个。
孙 雁:对,因为之前可能没有人想过这么做吧。
李小萌:把这个江湖地位确定下来,声誉最高的时候你被称作是什么?四大天王之一?
孙 雁:因为本身女性做这个行业会比较少,可能关注度就会比较高一些吧。
李小萌:据说那个时候很多人没见过你的人都不相信“哎呀呀”这个名字背后是个女生。
孙 雁:因为当时很多flash是拿自己的照片做的,很多人就不相信,那个作者就是里面那个女孩子吗,他们都不相信
李小萌:为什么?女生在这方面天分差?
孙 雁:因为本身好像首先是接触计算机,接触网络的女性会比较少,当时flash又是一个新兴行业,所以大家就不会觉得相信有一个女孩子去做这门技术活,而且本身可能也长得不算特别差吧,所以就比较受关注了。
李小萌:会技术,还又是美女,人气就很旺?
孙 雁:对。
李小萌:是美女吗?
观 众:是。
李小萌:在一个男孩为主的世界里面,自己得到很高的认可,很得意吧?
孙 雁:并不是特别得意,因为很多人会觉得你受到关注只是因为一个女性,我刚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包括论坛,大家就觉得“哎呀呀”没有什么了不起,她受到关注她只是一个女性。
李小萌:有性别优势。
孙 雁:对,但是说实话,从2000年走到现在能够生存下来的无论是男性跟女性,都已经极其少,而我作为一个女性,我走到了今天,这一点是我非常非常自豪的,因为当年很多人去抨击我,觉得“哎呀呀”没有什么了不起,但是走到今天,他们可以看到我的成就。
李小萌:在大浪淘沙的过程中,你能够留下来,幸存下来,跟你的性别有关吗?
孙 雁:我觉得做任何事情都很性别没有关系,而是跟你自己坚持不坚持做这件事情有关系。
李小萌:你后来开了一个flash教学的互动网站,开这个网站的目的是什么?能帮你挣钱吗?
孙 雁:不是,因为我这个人做很多事情并不是以挣钱为出发点,我只是觉得好玩,我就去做这件事情,因为我可以玩得很开心,哪怕不挣钱,我在这个过程中我获得了很多快乐,因为我觉得快乐这个东西不是钱能够买到的。
李小萌:做这个网站是获得什么快乐呢?
孙 雁:会有很多人去学习,而且可以帮助到很多人,因为当时很多教程都是很枯燥,我当时就觉得为什么不能够拿那些动态的东西来表达,就可以让初学者非常快地入门。
李小萌:自己喜欢自己玩就好的,想到去教给别人是因为什么?因为自己开始学的时候觉得挺困难的?
孙 雁:对,因为我比较喜欢跟别人分享一些东西吧。
李小萌:后来开始用一个自己的兴趣慢慢慢慢变成自己的工作和职业了,注册公司,自己想当老板,最初的想法是什么?
孙 雁:因为我所待过的很多公司,老板成天在你后面晃来晃去,但是其实根本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就会觉得也有点浪费青春,还不如自己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李小萌:你当时决定自己做一家公司的时候你觉得这个公司的前景好吗?生意会多吗?
孙 雁:我很少以赚钱为目的出发做很多事情。
李小萌:但你毕竟是注册公司了,它还是要营利的,才能够维持。
孙 雁:但是其实在这之前我的收入,包括现在的一些客户已经基本上已经很稳定了,所以在公司化以后,我根本不需要去担忧很多问题。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还是以那种玩的心态在做这些事情。
八十年代出生的孙雁领着着一个“80后”团队,在孙艳自己创立的“哎呀呀”网络科技公司里,公司里的员工人都不叫她“老板”,而是随意地叫她的网名“哎呀呀”。
为了给大家创造一个轻松的创作环境,孙雁在公司摆满了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玩具,甚至是上班时间上也这位老板也随员工自己安排。
李小萌:从前面那个片子里边我发现,当你在给员工布置工作的时候,其实你是用了一种哄小孩的方式在跟他交流。
孙 雁:对,因为本身设计师他是一个很有个性的,很难约束其实,只可以通过这个方式让他觉得你是他的朋友,他会更加好地工作,如果很严肃地跟他去布置什么,他会很叛逆,他会跟你唱反调,甚至一摔东西就走了。
李小萌:我想象中,一个如鱼得水的老板做事情可能应该能做到恩威并施,像你刚才在片子里展示的是那种软的一面,你硬的一面会怎么表现?
孙 雁:我会跟他们聊天,包括写E—mail,或者MSN跟他聊,因为面对面跟他聊,很多东西他可能无法接受吧,因为有些人还是毕竟比我年长的男性。
李小萌:这个时候我又想问,如果你是一个男性的话,是不是可以少考虑一些这种感情上的问题?
孙 雁:没有,我觉得我是一个女性非常好,因为怎么说?刚刚开始自己做生意的时候,我会很介意我是一个女性,因为我觉得一个小女孩,大家觉得只不过是小女孩,他不会认真跟你谈生意,但走到今天我觉得作为一个女性,其实做生意可能会比男性更加好一点,因为有时候跟客户说话什么可以比较婉转一点,很多事情很多矛盾就可以在这个婉转中解决,如果是男性的话,他并不能够用这一点去解决很多问题。
李小萌:刚才也看到你那个办公室里面布置了很多玩具在里头,不怕它们分散员工的注意力吗?
孙 雁:因为本身我曾经上班,打过工,我觉得上班压力很大,很烦,所以我一直想把办公室有一个家的感觉,让大家觉得来上班并不是一种压力,而是挺开心,每天来玩。
李小萌:你是在刻意营造一种轻松的软性的环境吗?
孙 雁:对,好多客户来过我们办公室都会觉得很轻松的办公室,都好想来上班。
李小萌:在穿着上,在用东西的风格上,都是跟一般的传统意义上的公司是不一样的?
孙 雁:不一样,你看我们办公室有个人快递进来,也不知道是哪个客户要找支笔,发现没有一支笔是长得像笔的,我们都是有特别奇怪的笔,我觉得这样的氛围可以轻松点,觉得不是在办公。
李小萌:用这样的方式,可能管一个规模小的公司是可以,如果再扩大的话,这样的方式还适用吗?
孙 雁:我觉得应该会不适用,但是我会在制度的下面,尽量还是放松公司这么一个氛围,因为本身公司嘛,我也不希望这个公司很有压抑感。
李小萌:是,开始的时候是因为喜欢flash,喜欢去制作这些东西,而现在可能很多精力要用在管理一家公司上,这种转换你能适应吗?
孙 雁:适应是个过程,其实也挺漫长的,因为我也一直在努力去学习转换这个角色吧。
李小萌:公司到现在有几年时间了?三年多。始终都不错吗?
孙 雁:其实波折肯定是有的,但是我觉得我还是算比较幸运的一个,因为我相信我的努力跟认真还是蛮感动上天,它还给我蛮多机会。
李小萌:出现的波折大概是什么类型的问题?
孙 雁:波折其实刚开始的时候其实你如果这个月没有接到什么单子的话,你心里会觉得很空,会觉得很害怕。
李小萌:做下来让你最得意的一担生意是跟谁的合作呢?
孙 雁:跟泽东他们的合作,因为当时他们有一个《地下铁》的一个电影,当时帮他们做一些网络一些策划,互动一些的东西。
李小萌:具体是帮这个电影做什么?
孙 雁:一个宣传性的电影网站,包括这部电影相关的一个动画片的前传。
李小萌:当时去竞标的应该会有挺激烈的竞争吧,为什么会给了你这么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姑娘呢?
孙 雁:其实我觉得这也是机会吧,当时有很多公司去竞标,但是为什么后来选择我?当时他们会要求每家公司做一个初稿给他们,他们去选择,觉得哪家公司更加合适,结果不知道为什么那几家公司都没有去做这件事情,而我去做了这件事情,其实当时我也不想做,因为我觉得我没有希望,那么大的公司,不可能跟我这样一个人合作,但是后来想想,既然有机会就去做吧,就那么幸运。
李小萌:是别人没有竞争过你,还是说别人没有坚持到后来?
孙 雁:别人没有坚持到后来吧,因为他们都觉得要竞标可能会很麻烦,或者怎么样,他们就没有去做这件事情,就连最初的设计稿都没有做,但是我却做了,虽然当时我觉得机会还蛮渺茫,但是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吧,其实一直回忆这件事情还是真的觉得很幸运。
李小萌:为什么这一担让你觉得很成功,是因为地下铁来头很大,王家卫是它的监制人是不是?
孙 雁:他是监制。
李小萌:说了这么半天我们看看关于地下铁的宣传片做得怎么样。来看一下。
李小萌:大家觉得有什么过人之处吗?你看他们都笑了。
孙 雁:那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作品了。
李小萌:你从今天的眼光来审视这个作品的话,你觉得缺憾在哪儿?
孙 雁:缺憾应该蛮多的,包括一些画风、精致度。
李小萌:但是它带给你的成功还是挺令你欣慰的,毕竟知名度通过它打开了,收入怎么样?
孙 雁:十万块当年。
李小萌:现在一般做一担flash的生意挣多少钱?
孙 雁:其实像现在我们这边十万的单子都蛮多的,但是那一担单子是让我最难忘的,因为觉得好多零当年。
李小萌:之后跟你合作的公司有来头的,跟我们数数。
孙 雁:会有很多,米奇林、施耐德,还有……有很多公司都是跟我们合作的。
李小萌:能够把这些客户稳定在你的周围,你觉得是要靠什么呢?
孙 雁:我觉得最重要最重要一点是我非常认真而且及时地去帮助他们解决任何问题,这也是我很多客户一直称赞我,他们任何问题可能前一分钟跟我说了,我后几分钟马上帮他们解决,这不是一般性公司可以做到的,他们曾经也有尝试过换一些别的公司,但发现别人没有办法提供这个服务。
李小萌:那如果碰到很挑剔的客户呢?
孙 雁:那有什么办法,我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还是得为他去做这件事情吧。
李小萌:就是你在别的方面再有性格,面对客户的时候你都是好脾气,是吗?
孙 雁:没办法的,就算客户骂我也没办法,也碰到过有客户骂我,骂完了我哭,哭完了怎么办?总得为他做完这件事情吧,毕竟从一个商业角度来说你还有合同各方面的约束。
李小萌:要保持一个好脾气,要有耐心,还要有第一时间的反应,说改马上就改。
孙 雁:对。
李小萌:那还能像你开始说的那样玩着就挣钱吗?
孙 雁:玩是一种心态吧,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我并不觉得特别辛苦,我只是觉得在玩,因为做这件事情就是一件让我很快乐的事情。
李小萌:我今天跟你聊天我觉得你是很自信,也很坚定的那种人,但是我想问的在学校里的时候你是好学生吗?
孙 雁:我不是好学生。
李小萌:所以你的学历只上到中专是不是?
孙 雁:中专,一直挺让我老爸失望,他们一直希望家里出个大学生的。
李小萌:据说现在你是以中专的学历,但是到上海的各个大学去给大学生讲课。
孙 雁:对,这是我一直非常自豪,就是没有上过大学,但给上海的所有大学都去上过课。
李小萌:去过哪些名牌的大学?
孙 雁:交大、复旦都有去过
李小萌:给学生讲什么?
孙 雁:跟他们讲一些flash的东西。
李小萌:像走在这些大学的校园里面,有没有想过也许有时间可以去补一段那样的生活?
孙 雁:以前想过,但是现在就不是特别想了,我是不适合读书的人,我觉得每个人得知道自己适合做什么事情,去做,不适合的事情就放弃。
李小萌:会不会因为以前这种基础的积累,这种基础打得不够好,在将来碰到一些障碍呢?
孙 雁:会有,我绝对相信会有,所以我平时会去努力地看一些很多书,管理方面、各种方面的书,虽然只是有些书真的蛮枯燥的,但是我一定会坚持把那本书看完。
李小萌:在学校的时候读书没有兴趣,不擅长,但是在工作之后有需要的情况下去看书就能够看得下去?
孙 雁:只是强迫自己,因为我知道我必须做这件事情,这件事情对我有帮助。
短片二:
1980年9月,孙雁出生于上海一个工人家庭。从小就很顽皮的孙雁,不喜欢一本正经地读书,不按时完成作业。母亲对此忧心忡忡,父亲却无条件地支持她发展任何爱好。在所有人都为孙雁的前途担忧时,只有父亲坚定不移地相信她是个可造之才,让她随心所欲地成长。最终,这个女儿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
李小萌:今天爸爸妈妈也来了,欢迎你们来到我们节目。我们看到孙爸爸穿得非常时髦,牛仔裤,这么时髦的爸爸
李小萌:在她整个发展过程当中,您是支持派,是吗?
孙崇元:对。
李小萌:您为什么会支持?
孙崇元:我认为我最反对的是,父亲母亲动不动就是我培养你,这个话父母讲了很多,但是我的看法,父母只是一个引导者,你把她领上路,培养是学校、社会,大家的培养,不是你父母一个人培养。
李小萌:我觉得您女儿这一路走过来,都是她自己选择的,哪一方面您引导她了?
孙崇元:我发现了她的计算机天才。
李小萌:在她多大的时候发现的?
孙崇元:她还在念初中吧,那个时候电脑搞的人很少很少,一个偶然的机会,她看中了一台学习机,她说她要买一台这个东西,那个时候我们的生活水平相当低,不像现在,一台学习机只要一两百块,那个时候一台学习机就要一千多,那时候的工资那是很低的,只有四五十块,但是她喜欢她说,我就买了。
李小萌:然后她就着迷了是吗?
孙崇元:然后她就着迷了。
李小萌:那您不怕她这种着迷影响她在学校里正规的学习吗?
孙崇元:我不怕,而且我发现了,别的书她念不进,但计算机的书给她,她一看就把它弄上去了。
李小萌:可是如果家里出个大学生多好。
孙崇元:那不一定,我不认为这样。
李小萌:爸爸看来很开明。妈妈怎么想?
朱美华:孙雁是个工作狂,每天要工作十六个小时,星期天、星期六还要加班,挺辛苦的。
李小萌:那她还骗我们,说玩着就工作了。
孙崇元:对,是玩着工作。
李小萌:但是没休息日。
孙崇元:没休息日,不可能不辛苦的,任何事情都要付出劳动的。
李小萌:那现在她的公司越做越好了,人也越来越成熟了,用不上爸爸了吧?
孙崇元:用得上。
李小萌:哪方面用得上?
孙崇元:她的公司经济方面都是我管,后勤全是我管。
李小萌:经济大权爸爸掌握?
孙崇元:对。
李小萌:这是为什么这么分工的呢?
孙崇元:为什么?年轻人的思想跟我们的思想不同,他们的消费观念和我不同。
李小萌:您还说您不管,管的都是关键问题。
孙崇元:对。主要的地方还要抓住,不然他们手太松,出去得太方便了
李小萌:故意把钱交给爸爸管着吗?
孙 雁:对,因为我管不住钱,我实在太爱花钱了,还是老爸管钱比较好。
李小萌:听着真不像一个老板做的事情。
孙 雁:老板也有爸爸嘛。
李小萌:我想任何一个人的成长都会离不开家庭的影响,不管这个影响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你觉得你能够做到今天这个样子,家庭带给你的最重要的影响是什么?
孙 雁:信任,我们家庭成员彼此都很信任吧,其实我直到这次录节目,我才了解了很多我爸爸对我想法,因为以前我经常辞职,或者做很多事情,所以我爸爸当时不会表态,但是我一直很想知道他当时怎么想,这次录节目,他说他当时都觉得很相信我,可以自己去解决这个问题
李小萌:以前他没跟你讲过。
孙 雁:从来没有,这次第一次听到他说那么多话,真的特别特别感动。
李小萌:你是在1980年,这一年出生的,是介于70年代和80年代之间,你觉得你更倾向于哪一代人?
孙 雁:我一直觉得我更倾向于70年代的人。
李小萌:哪些特质?
孙 雁:因为我觉得80后的一些人可能会更加开放一些,他们从小接触的一些信息会比较开放。
李小萌:我觉得你也很开放。
孙 雁:没有,我觉得我从小接受的信息还是比较保守的那些信息,因为我们从小的时候虽然我那时候有电脑,但是没有网络,接触信息范围并不是特别大,可能思想各方面还是有一定约束性的,不像在之后的一些年轻人可能有网络,有各种信息渠道,这些很多东西就收不回来了。
李小萌:那你觉得更倾向于70年代的是优点还是缺点?
孙 雁:我觉得是优点,更加稳重一些,我觉得有一些所谓80后的人可能有点胡来吧,有些事情我觉得。
李小萌:在什么情况下你觉得你这个公司有可能放手,我们打几个假设,比如说找了一个好老公嫁人了,或者说有人想收购你的公司,以一个很好的价钱,你会放手吗?
孙 雁:会,为什么不会?
李小萌:这还不像80后呢?
孙 雁:没有,做一间公司的目的就是为了赚钱,能够赚钱的事情为什么不做呢?
李小萌:那它不是你的兴趣,不是你的事业吗?
孙 雁:兴趣可以有很多。
李小萌:还是有代沟跟我。那对你公司现在最理想的想象是怎么样呢?
孙 雁:最理想的想象,希望能够在比较短的时间把整个公司的人员结构调整到最合适,然后这样的话我自己可以轻松点,可能有更多的时间去想一下公司的一些发展的一些问题。
李小萌:说了这么多,大家听着也挺开心的,有什么问题想跟她交流一下。话筒来一下。
观众1:首先我想认同你的一句话就是很多人可能初期的时候不是有最大的优势,但是只要他是坚持到最后的,往往他就是赢家,我觉得这点太有感触了,但是在你创业的初期,我想问一下,你有遇到过什么困难吗?你是怎么解决的?
孙 雁:困难任何时候都会有,因为本身刚刚去经营一些东西的时候,其实会有很多,就像我最早跟朋友合作公司,最后可能就会发生很多问题,这就是对我来说是一个挺大的困难跟打击吧当年。
观众1:那你当时是怎么去把它改善,最后又实现了。
孙 雁:因为当时这件事情是完全不能够去改善的,索性就放弃这件事情,然后想清楚很多问题,再重新再来。
李小萌:还有吗?男生。
观众2:我想问一下你做flash是高手吧,绝对的高手是吧?
孙 雁:还可以吧。
观众2:初期我也学过flash,现在我看书都感觉非常非常难,你在英文的那种情况下怎么能学得这么好呢?
孙 雁:因为当时版本比较简单,没有那么多功能。
观众2:很多东西我做的时候,我看了一个月没有看懂,有个人跟我说了一句话我就懂了。
孙 雁:对,所以我当时就会想到去做我那个多媒体互动的一些课程,也是因为书真的初学者太难懂了。
观众2:是啊,当时为什么你就能懂呢?那么难的东西。
孙 雁:当时我喜欢,我喜欢我觉得,如果我喜欢这件事情,我一定要完成这件事情。
观众2:那你花了多长时间达到这种程度?
孙 雁:两个礼拜。但是那个时候是通宵,因为对这个东西觉得太也兴趣了,所以就一直通宵去研究很多东西。
观众2:我很佩服你。
李小萌:还有吗?还有想跟她交流的
观众3:我想问一下,我是计算机专业的,而且flash做得特别棒,您会收我吗?
孙 雁:肯定会,我有很多现在在给我们公司做外包的在校大学生,
李小萌:接下来他会问,那你给我多少薪水呢?
孙 雁:薪水问题的话我觉得还是具体看你的实力有多少。
李小萌:问了很实际的问题。虽然哎呀呀是新一代创业,但是我看到的还是老的一些东西,比如说坚持,比如说兴趣,对吗?好吧,那就这样,谢谢哎呀呀,也谢谢大家。

 

======全球免费中心版权声明(本站从09-4-29开始加强免费资源版权管理)=========
不管出于何目的转载本文,请注明版权信息(包括来源和作者),否则一经发现将逐个处理。
若本站转了您的信息而未标明或标错或未找到出处而没标明的,请联系我们,2天内处理。

网友评论

 

因为目前没有时间可以管理评论,所以暂停评论功能!2009.12.19

 

随机推荐

专题与标签

本分类排行榜:

本分类好评榜:

全站随机推荐

© 2005-2020 free789免费中心 | Power by Free789 v18 | 联系我们 | 关于本站
如何访问 | 广告服务 |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 闽公网安备 35052402000110号
GMT +8, 2018-10-15 22:30:44, Processed in 12.4ms 闽ICP备12008353号-2
本站程序和风格皆由站长飕飕然100%原创制作,谢绝模仿,违者必究。
本站页面兼容几乎所有主流浏览器,您可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浏览器。
原名『全球免费中心』,于2013年6月16日改名为『free789免费中心』